■判斷刀劍的鍛造肌理,是修複研磨的基礎。■閆民與刀劍藏友切磋。■修複刀劍前都要制定修複方案。■修複古刀劍的工具。■修複過的刀劍,鋒芒再現。■閆民收藏的4塊漢代磨刀石。■研磨修複,從不戴手套。
  客
  QQ群:104679001
  熱線電話:88629179
  晚報
  拍
  出鏡人物
  河北省民間工藝美術大師、古刀劍修複專家閆民
  採訪動機
  在石家莊,有一位被譽為“古兵神醫”的古刀劍修複專家,他叫閆民。古刀劍修複,最重要的是研磨,也只有研磨才能讓它恢復昔日的光彩。閆民獨創的一套古刀劍研磨技術,在古刀劍收藏界,可以說獨樹一幟。
  □文/本報記者 尚燕華圖/本報首席記者 李青
  柳宗元《聞歌》詩曰:“翠帷雙捲出傾城,龍劍破匣雙月名。”意思是說美女從簾下行出,以及龍劍從劍匣中閃出,都給人眼前一亮的驚艷感覺,可見古人對刀劍的喜愛。在石家莊,古刀劍修複專家閆民,對刀劍的痴迷和摯愛,已經幻化成孜孜不倦的追求和永不言棄的守候。
  閆民從小喜愛刀劍,所有的積蓄都花費在古刀劍的收藏上,至今他已收藏先秦至明清的刀劍300餘把。再鋒利華美的古刀劍,經歷了歲月的洗禮後,都會被銹跡掩蓋了曾經的光芒。“寶劍鋒從磨礪出,”要讓它們重現當年的刃如秋霜,只有研磨。
  在閆民的名為“滌心齋”的工作室里,牆上掛著不同年代的各色刀劍。這些刀劍在他的修複下,早已重新光彩奪目。“古人鍛造刀劍工序非常複雜,要經過無數次的摺疊旋焊,成型的刀劍也要經過幾個月甚至一年的研磨。一把好的刀劍,需要無數的工匠,幾個月甚至一年、數年才能完成,所以每一把古刀劍也都是有生命的。”閆民說,在強盛的朝代很多好東西都會用在兵器上,所以,對古刀劍的研究也是對一個朝代的研究。
  閆民說,古刀劍除了秦代的青銅劍,其他朝代的多為鐵質,能夠傳到現代的,可以說少之又少。說著,閆民打開了一個鋁合金特製的長盒,裡面放著一把一米多長的長劍,劍身已經鏽蝕,盒子里還有掉下來的鐵屑。“這是一把秦代的八面鐵劍,可惜它從裡到外都已經鏽蝕,都是有害銹,雖然為他做了很多防護,但根本救不了它了,它最終會被歲月侵蝕。”閆民心疼地將劍重新放回盒子里。“如果想讓古劍永久保存,唯有研磨修複,祛除劍身的銹斑,然後再塗上特製的保護油,這樣就能讓古劍永遠散髮奪目光芒。”
  在閆民工作的條案上,擺滿了大小不一的各色磨石,足有百餘塊。閆民說:“這些都是研磨石,是我從全國各地甚至國外搜集來的,專門研磨古刀劍用的。”說著,他又從案子下麵拿出幾個小紙盒,小心地打開一個盒子,拿出一片僅有手指肚大小,厚度僅有一兩毫米的石片。“別看這些石頭小,研磨的最後幾道工序卻離不開它們。”
  每一把古刀劍都是有生命的,也有著與眾不同的紋理。研磨一把古刀劍,就要先研究它的歷史,設計研磨方案。“每拿到一把古刀劍,我都會先翻閱大量的歷史資料,研究它的歷史。每一毫米都不放過地認真觀察,這個過程往往都要幾個月。”閆民說,研磨開始後,他從來都不戴手套,因為只有用手指零距離感受刀身,才會感受到它的生命。到了研磨後期,古刀劍的鋒芒畢露,一不小心就會讓手傷痕纍纍,而一把古刀劍的研磨至少要數月的時間。
  在工作室的刀架上, 擺放著他修複好的數把古刀劍,細看劍身,那華美的團打紋、流水紋讓人嘆為觀止。修複後的古刀劍,刀身光亮平滑,刀刃磨紋細膩,紋理來去華美。
  在閆民家裡,懸掛著一幅魏碑體書法卷軸,內容是一首五言古風,文中寫到:易水悲已滯 蹉跎歲有痕 我今磨洗之 還子清白身……高山須仰止 靜水本流深 殘生了無悔情定刀劍魂。
  閆民說,這首古風是河北省文學藝術研究會常務副秘書長劉志參觀完他的滌心齋後的即興之作,他很喜歡最後四句,覺得“高山須仰止,靜水本流深”一句可鳴己心,“殘生了無悔,情定刀劍魂”一句可鳴己志。  (原標題:殘生了無悔 情定刀劍魂)
創作者介紹

廖碧兒

qi63qilj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